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时间:2019-05-16 00:40       来源: 超越娱乐平台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文 | 王真好


2008年,《钢铁侠》的导演乔恩·费儒和主演小罗伯特·唐尼迟迟找不到拍摄钢铁侠的感觉。

即便他们走访了当时拥有航天业最顶尖技术的公司——霍华德休斯飞机公司,唐尼依然发出一种悲观地感叹:“这太平庸了,并不是未来的样子。”

电影搁置了近一周,他们遇到一个叫马斯克的创业者。
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
在他的公司里,唐尼看到了能够升空并回收的航空飞行器,看到了依托太阳能和电池组建的未来交通轨道,以及一辆比市面上所有跑车都要炫酷的纯电动汽车——Roadster。

“马斯克和钢铁侠史塔克是一类人,他们一旦抓住一闪而过的创意,就为自己的想法倾尽所有,一秒钟都不会浪费。”唐尼激动地说。

在后来拍摄《钢铁侠1》的过程中,唐尼无数次幻想了马斯克的样子,并坚持在电影中放入一辆特斯拉跑车,“如果开售前就得到一辆Roadster,就足以彰显钢铁侠的地位”。

多年后人们重看《钢铁侠1》时发现,能够打动唐尼的绝非马斯克梦幻般的未来工厂,而是藏在他背后,一段几乎被隐藏数十年的岁月。

马斯克的曾经有多卑微,后来的成就就有多么惊人。
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1971年,马斯克出生在南非一个富裕家庭。

他的曾祖父一辈,从遥远的美国前往南非。几代人的努力下,他的父亲成为当地有名的工程师,娶到了曾当选“南非小姐”的马斯克的母亲。

从马斯克出生伊始,他的生活里便充满了财富堆积的气息:黑人管家全程照料起居、举办如梦似幻的派对、在后院烤羊腿,喝品种繁多的葡萄酒。

即便拥有让外人极其艳羡的上流生活,但充斥在马斯克童年里的,却并非快乐和幸福。

在他生活的南非,有着非洲大陆与生俱来的自由散漫和粗犷。4岁那年,非洲由数百名黑人学生因抗议白人政府而遇害。

激烈的冲突和周围对白人仇视的眼光,让身为白人富裕阶层的马斯克从小感到羞愧万分。
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更为致命的是,他的父亲对于苦苦追求得来的感情并不珍惜,经济实力上与母亲巨大的差距,让他变得严厉,时常发怒,甚至家暴。

家庭中的不幸给马斯克留下了沉痛的阴影。即便成年之后,他仍旧对父亲耿耿于怀:“他从不直接打我,而是设计一个邪恶的计划,从内部瓦解我,我恨他。”

相较于恶劣的家庭环境,马斯克在学校的经历更如噩梦一般。不爱说话,胆小懦弱,学校的帮派总会追着把他打倒在地;在学校的楼梯间里,校霸会按着他的头,狠狠地撞向台阶。

“我的鼻梁被撞断了,流着鲜血往医务室跑的过程里,我一度怀疑自己快要死了。”


从那时起,独孤与恐惧开始陪伴马斯克度过每一个漫长的夜晚。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马斯克 左一

但在险象环生的艰难岁月里,马斯克却逐渐养成了一种超越常人的专注力。没有玩伴、不敢走进学校,不敢走出房门,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通宵达旦地读书。

“我是靠书本长大的,其次才是我的父母。”

9岁,马斯克读完了《大英百科全书》,当他的兄弟在饭桌上无意间问起地球与月亮有多远时,他能迅速报出近地点和远地点的数字。

知识的填充让马斯克拥有一种超越同龄人的睿智。他常常目无焦点,呆呆地看着什么地方,完全听不到任何人讲话。以至于他的母亲认为他耳聋,差点带他去医院做手术。

最终人们发现,“他只是沉浸于内心的世界,周围的人看到的只是这个世界里的他”。他的母亲不再因此慌张,“他经常这样,我知道他在那里思考设计新的火箭之类的东西”。
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10岁那年,马斯克的父亲给他买了一台VIC-20电脑。自此,这个童年往事极度悲惨的男孩,似乎找到了一条通往“梦想”的大门,仅仅3个不眠之夜,他便完成了别人需要6个月才能完成的编程入门。

12岁,他用自己编写的游戏描绘对于未来的担心。那是一款以摧毁携带致命氢弹外星人运输机为目的的游戏,最终被一家计算机杂志社以500美元的价格购买。

马斯克欣喜若狂,他用这笔钱购买材料,尝试制作炸药,并做成小型火箭在自家院子里尝试让它飞到房顶。

在男孩逐渐窥探未来和世界的岁月里,他将自己的偶像定为了祖父霍尔德曼博士,他是驾驶单引擎飞机从非洲飞到澳大利亚的第一人。

穿过幽暗的岁月,他不知道的是,将来他所取得的成就,将远比祖父伟大一百倍。
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“真人钢铁侠”马斯克:拯救地球的男人,身价1300亿

在南非成长到17岁,马斯克的生活彻底陷入了绝望——他需要服兵役。

“要到压制黑人的军队里服兵役真不是一个好选择。”

出于天生的恐惧,他选择远逃加拿大,投奔自己的母亲。